用户中心
  • 学 号:
  • 姓 名:
网站统计
    • ·共有文章:207篇
    • ·文章阅读:26245人次
    • ·共有图集:个
    • ·共有软件:个
    • ·共有视频:个
    • ·总共留言:条

耐人寻味的律师起诉委托人案

发布时间:2020-09-15 10:43 点击数: 【字体:

  日前,河南省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审结了一起律师为自己追要代理费的民事诉讼官司。该市匡世律师事务所胜诉,而委托该所律师为自己刚刚代理过案件的委托人陶宝琦、张金香夫妇被判向南阳匡世律师事所支付代理费、垫支费用共计100516.30元,并承担一、二审诉讼费5015元。

  据称,这是河南省首例律师起诉委托人的案例。肩负为委托当事人排忧解难责任的律师事务所为何要状告自己的委托人呢?这还得从3年前说起。律师所出钱帮打官司

  陶宝琦、张金香系夫妻关系,住南阳市桐柏县,1994年10月与桐柏县天然碱开发总公司签订投资协议,后发生纠纷。1999年元月26日,陶、张二人起诉桐柏天然碱开发总公司清偿借款44万元及利息,委托南阳匡世律师事务所(当时名为“唐河县风帆律师事务所”,1999年5月更名)代理诉讼、执行,双方签订委托代理协议书一份,协议内容如下:

  一、甲方(陶宝琦、张金香)与桐柏县天然碱开发总公司《效益投资协议书》发生纠纷,特别授权给乙方(唐河风帆律师事务所)代理调解、诉讼。乙方接受委托,指派陈清生律师具体办理到结案、执行完毕止。二、甲方的义务:1.提供本纠纷的有关证据;2.积极配合乙方的代理工作开展;3.不得就本纠纷再委托他人代理,不得中途中止代理;4.按本协议规定交纳律师代理费、诉讼活动费支出。乙方的义务:1.依法全力维护甲方在本纠纷中的权利;2.代理甲方到本纠纷处理完结止;3.垫支本纠纷的立案费、诉讼活动费等费用。三、双方的权利。甲方权利:取得纠纷结案后执行的款项(扣除依本协议应交的律师代理费和诉讼活动费支出约15000元)。乙方的权利:依本协议约定获得律师代理费。四、律师代理费的交纳。结案后,按实际执行的款额的25%向乙方交纳(在执行款中扣缴)。五、违约责任:甲方中途撤销委托及再托他人,应赔偿乙方损失50000元。乙方因不负责任或中途中止委托,所支出的立案费、诉讼活动费等自行承担。六、本协议正本一份,复印件加乙方公章一份,具同等效力。各持一份。自双方签字加乙方公章生效。

  协议生效后,南阳匡世律师所依协议约定垫支诉讼费13780元,在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庭立案。不久,南阳中院作出了[1999]南民初字第10号民事判决胜诉。判决生效后,桐柏天然碱矿、桐柏碱矿有限责任公司未自觉履行判决义务,南阳匡世律事务所于1999年6月15日又垫支执行立案费、实际执行费计5600元代陶、张二人审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中,该所代理律师陈清生随同南阳中院执行庭同志多次赴桐柏执行该案。到2000年4月18日为止,执行回现金30000元,汽车三辆卖价75550元,扣除评估费后得款69500元。陶、张二人分两次付给匡世律师事务所现金共计34000元。

  2000年7月21日,陶、张二人认为南阳匡世律师事务所代理不力,提出解除《委托代理协议书》,南阳匡世律师事务所于2000年7月24日,给其回函称不同意解除委托,双方开始出现矛盾。

  南阳市中级法院在执行该案中,又于2000年11月将案件移转另一执行员承办,承办人员随执行庭副庭长及另外两位执行员多次到桐柏县执行余款,2001年春,又为陶、张二人执行回现金40万元。至此,这场委托代理官司告结。律师成原告,原告成被告

  与此同时,另一场当事人与委托代理人之间的官司也拉开了序幕。因为委托人拒不按协议支付全部费用,南阳匡世律师事务所于2000年5月19日一纸诉状将陶宝琦、张金香夫妇告到了桐柏县人民法院。

  南阳匡世律师事务所在诉状中称:签订的协议生效后,我们即进行了艰难的调查取证工作,通过桐柏县政府部门要回1万元利息,1999年1月26日,我们又垫支13780元在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庭立案,经开庭审理,中院作出了[1999]南民初字第10号民事判决,陶、张胜诉。判决生效后,由于桐柏天然碱矿不自觉履行判决义务,我们又垫支执行立案费、实际执行费计5600元代二被告审请执行,后又多次随中院执行庭同志赴桐柏,但因种种原因效果不佳。到2000年夏,仅执行回现金30000元,汽车三辆卖款69500元。张金香付给原告34000元抵立案费及诉讼活动费支出。

  2000年秋,我们到南阳市中级法院执行庭督催执行时,执行人员讲,陶宝琦、张金香夫妇到中级法院交待不让我们领执行款,说我们代理不力,已单方解除了与我们的代理关系,致使我们无法再履行执行督催义务。故我所请求:1.被告按委托代理约定给付我们律师代理费125259元,并继续履行协议;2.被告给付原告违约金50000元。

  桐柏县人民法院立案后,陶宝琦、张金香辩称:1.律师所要代理费125259元及承担50000元违约金根本不能成立。2.律师所多次收取我们的现金应当返还。3.解除原合同。其理由为该合同属部分有效合同,因其部分内容严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且在履行合同中律师所存在严重违约行为,而我们忠实履约,不应承担违约责任。律师所只能收取代理费和执行费,他们拿走我们现金34000元,扣除他们垫支的费用19384元和代理费、执行费,还应退还给我们现金10554.50元。

  桐柏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原、被告双方签订的委托代理协议是在自愿的基础上成立的,不违反法律和行政法规的禁止性规定,该协议应为有效。原告南阳匡世律师事务所按照协议要求履行了大部分代理义务,被告陶、张夫妇应按协议要求支付原告的代理费用。在原告按照代理协议履行执行代理义务中,二被告中途提出解除代理协议,系违约行为,应承担违约责任。故做出如下判决:

  二、被告应支付原告代理费24875元,违约金50000元,返还垫支费用款25641.30元,扣除已付34000元,下欠66516.30元。

  判决下发后,双方均不服一审判决,同时向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诉。委托人有权中止委托

  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双方签订的《委托代理协议书》是在自愿的基础上签订的,不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和他人的利益,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应为有效协议,但该协议中有关不得中止委托及中止委托应偿付违约金的条款应为无效。

  陶宝琦、张金香认为“匡世所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优势,欺骗他们,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多收取代理费是违法的”理由缺乏依据。协议中约定由匡世所代理到案件处理完结,并垫支立案费(执行费),诉讼活动费等费用,同时约定匡世所获得实际执行款项的25%代理费,这些约定条款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与权利、义务基本相适应。匡世所与陶宝琦、张金香从协商起草《委托代理协议书》,到匡世所将协议签订加章后又交到陶、张手中,间隔近两个月,特别是起草协议时一份未签章的协议就在陶、张处,陶、张有充分的时间研读该协议,并作出该协议是否符合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判断,但陶、张在接收匡世所签章的协议时未提出异议。因此,陶、张提出的协议是对方欺骗及该协议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南阳中院指出,委托代理关系是被代理人与代理人之间相互信任而自愿建立的。如果这种信任感发生动摇,任何一方都可以中止这种委托代理关系。这种取消和辞去代理的行为,都属于单方法律行为,委托人的解除权是委托人的法定权限,当事人之间不能依特别的约定排除委托人行使此解除权,即使当事人特别约定合同成立后,一方不得解除或撤销合同,但该特别约定条款有违于委托的基本性质,也应为无效。律师法第二十九条第一款规定:“委托人可以拒绝律师为其继续辩护或代理,也可以另行委托律师担任辩护人或代理人”。因此,陶宝琦、张金香有权解除匡世所的代理权。

  关于谁是违约方,是否应承担违约责任问题,陶宝琦、张金香以匡世所两次没有到执行现场为由解除代理关系。解除委托是法律赋予委托人的权利,双方所签协议“违约责任:甲方中途撤销委托及再委托他人,应赔偿乙方损失5万元……”与法律法规相悖,陶宝琦、张金香不应偿付5万元违约金。匡世所两次未到现场,与执行标的(其中一次为100余万元)能否执行没有直接因果关系,构不成违约。法律、法规及协议未要求代理律师在执行时必须到场,但匡世所两次未到执行现场,从而失去委托人的信任,致使委托人提出解除委托。匡世所在这两次执行的前后,是否及时与委托人进行沟通?是否尽心尽力地向委托人提供优质的法律服务?匡世所应进行反思。代理费如何确定

  关于匡世所提出应按已执行回款499500元的25%提取代理费,第三次执行轿车29000元也按25%提代理费问题,是本案的另一个焦点。

  南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双方对2000年7月21日前已执行回款70500元均无异议。第三次执行轿车是在2000年7月21日执行庭进行的扣押,此时对债权方来说,得到被扣押车辆的变现款已成定局,随后也是在当天陶宝琦、张金香向匡世所提出解除委托,即扣押被执行人车辆在解除委托之前,变卖车辆得款29000元在后,因此,该29000元应视为在代理协议解除前执行回的款。陶宝琦、张金香以匡世所未参与协助执行为由提出29000元不应计算代理费的理由不足,匡世律师事务所从代理起诉、垫支诉讼费、申请执行、垫支执行费用、参与前期的协助执行,已履行了委托代理协议所约定的主要义务。执行工作能否顺利,债权人的债权能否完全实现,这是受债务人履行能力、执行执行环境等诸多客观因素制约的。匡世所作为债权方的代理人只有协助执行的义务,但匡世所未参与此次的协助执行工作,实际上构成履行代理协议的瑕疵,但不构成违约,达不到丧失得到报酬(代理费)的程度。因此,29000元仍应按双方协议约定提取代理费。关于匡世所在上诉中提出应按499500元的25%收取代理费,陶宝琦、张金香上诉中提出匡世所无任何理由对执行到位的40万元提取代理费。双方的上诉理由均有所偏颇。匡世所有两次未到执行现场协助执行,陶宝琦、张金香以此为由解除代理关系,代理协议的瑕疵履行虽构不成违约,但毕竟有懈怠履行代理义务的过错因素。因此,匡世所提出满额提取已执行40万元的代理费有失公允。陶宝琦、张金香明确向匡世所提出解除代理协议的要求,应视为双方签订的委托代理协议发生解除。陶宝琦、张金香行使法律赋予的解除权后,并不能完全免除应偿付代理费的义务。本案中,双方协议约定代理费是在执行回的款中提取。如果允许委托人自由解除协议而不承担任何义务,势必造成代理律师付出巨大的劳动而不能得到分文代理费的结果。这样显失公平,也有悖于诚实信用原则。匡世所从接受陶宝琦、张金香的委托,开展庭前调查、垫支诉讼费、申请执行费、参与诉讼及协助执行等项工作,为整个案件的执行打下良好的基础,从案件的诉讼、执行整个阶段看,匡世所已尽了委托代理协议的主要义务。执行阶段,执行工作的权利和义务主体均是人民法院,只要胜诉方适时申请执行,执行工作就会按程序开展直至执行完毕,除非有法定终止事由。本案中匡世所适时申请执行、垫支执行费用,在执行过程中,陶宝琦、张金香解除了代理权,影响了匡世所实现其可期待的利益——提取整个执行标的代理费。2001年元月执行回的40万元,是在全国人大代表、省侨联及省有关领导和部门的关心支持下,经执行干警工作的结果,同时与陶宝琦、张金香积极协助和匡世所前期适时的代理工作密切相关。因此,40万元的执行款,匡世所虽未直接参与协助执行,但仍应得到一定的报酬(代理费)。双方签订的委托代理协议中约定违约责任:撤销委托应赔偿匡世所损失5万元为无效条款,但根据本案实际情况应作为计算40万元已执行款提取代理费的重要参考。本案中,匡世所在履行代理协议中已尽主要义务,40万元已执行款按50%即20万元的25%给匡世所提取代理费共计5万元为宜。以后的执行款匡世所不再提取代理费,双方权利义务终止。耐人寻味的终审判决

  11月12日,南阳中院终审判决认为,匡世所与陶宝琦、张金香签订的《委托代理协议书》中除约定不得中止委托及中止委托应承担违约责任的条款无效外,其他条款均为有效。陶宝琦、张金香应按协议约定的25%给匡世所提取在解除协议前的代理费24875元,40万元已执行款的代理费5万元。原审判决认定匡世所垫支费用25641.30元,陶宝琦、张金香已付匡世所34000元,双方在上诉中均未提出异议,法院予以确定。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对协议中解除代理的认定及处理欠妥,故作出如下判决:

  二、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陶宝琦、张金香支付匡世所代理费74875元、返还垫支费用25641.30元,计款100516.30元。扣除已付34000元,下欠66516.30元。

  一审诉讼费用的负担按一审判决执行。二审诉讼费5015元,双方各负担2507.50元。

  有关人士分析指出,这起官司的判决非常耐人寻味,两审判决都要求陶、张支付律师所6万多元欠款,虽然数额完全相同,但实际的法律依据完全不同,这起案件可称得上是一个有意义的法制教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收藏>] [打印] [挑错] [推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